她时代欢迎您的光临!
 

陈楚生忆快男前生活:与女友20平房住六年

2019-9-16 编辑:admin 阅读次数:
  导读:    在陈楚生说恋情之前,我们先回顾下这几年他经历了什么——2007年夏天,陈楚生以超过331万的票数无悬念当选快男冠军,这个在深圳唱了多年的酒吧歌手风光无限。但一年多后,已成“天娱一哥”的他却在2008年12月31日跨年晚会上不辞而别,过度演出几近...

 

  在陈楚生说恋情之前,我们先回顾下这几年他经历了什么——2007年夏天,陈楚生以超过331万的票数无悬念当选快男冠军,这个在深圳唱了多年的酒吧歌手风光无限。但一年多后,已成“天娱一哥”的他却在2008年12月31日跨年晚会上不辞而别,过度演出几近失声的他难以理解当时所在公司天娱的安排,于是沉默少言个性温和的他在压力下“做了这辈子最疯狂的决定”,放了湖南台的鸽子。这个代价当然不轻松,此后4年的艺人生涯都在跟这场旷日持久的解约官司纠缠,封杀、沉寂过后签约新东家,可心情也从未轻松过,传言2200万的赔偿金一度成就了他“内地歌手第一”的身价,只不过这个身价是负数。

  想象一下,对一个艺人来说,这样的7年是怎样的大起大落?这一切,他都有一个人陪在身边,新专辑叫《我知道你离我不远》,而这句话,就是他和女友12年感情的写照。

  深圳相识相恋,生活窘迫却开心

  2000年,陈楚生离开老家海南,去深圳开始音乐寻梦之旅。2001年一天,他从酒吧下班,去另一间酒吧找朋友,顺便给驻唱朋友打手鼓,台下坐了一个女孩跟朋友认识,留意到这个“乐队新来的鼓手”。之后一起消夜,陈楚生和她心生好感,互留电话。回忆起来,陈楚生还是很甜蜜:“留了电话后,通过短信聊了整整一个月,才开始见面约会,这样聊着聊着就在一起了,一直到现在。”

  两人在深圳世界之窗附近城中村生活,“一住大概5年多”。城中村租的房子大概20平方米,夏天热得像蒸笼。跟陈楚生合作过的唱片公司老总黄伟菁曾说他遇到不顺不爱叫苦,没有怨言。但问到那段生活苦吗?陈楚生轻轻回了一个字:“嗯。”对一个不爱叫苦的人来说,这个“嗯”字包含千言。女友当时在网球中心工作,陈楚生唱酒吧,两人并没有什么钱,女朋友本是个被宠着长大的宝贝女儿,因为经济窘迫,从不乱花钱,计划着生活花费的点点滴滴。本来不会做饭的她还把买菜做饭的事情全接手过来,照顾男友的生活。“那时候我的生活状况不是太好,工作不稳定,很像个流浪歌手,有一场没一场地演出,这种情况能够陪在你身边坚持的人实在不容易。”陈楚生感慨。

  在深圳第6年,两个人省吃俭用,借了首付供了一套小小的二手房。有多小?“睡房只有几平方米,床放进去,两边都贴着墙。”回忆那段生活,陈楚生却不断用到“开心”这词:“我们俩都容易满足,借了钱首付,也没有钱做很大的装修,简单弄弄厨房洗手间,布置些家具,简单的生活过得可开心了。”陈爸爸是动手能力很强的人,陈楚生很自豪受到爸爸影响,“家里门把灯头坏了都是我修”。以前在城中村用的小电风扇摔坏了,他把电扇绑到了厨房窗口当油烟机;因为装壁挂空调还要请人,所以两人合计买了一个零点几匹的小窗式空调,特别沉,他一个人搬上楼装上,空调和窗户边缝隙还找泡沫和好看的纸给贴上;晚上想在小睡房看电视,就把女朋友以前用的小电视弄了个小架子钉在墙上,自己把有线电视的线给扯进去,“回想这些细节都让我很开心,好好玩,又有成就感!”

  从《快男》到解约,女友相伴支持

  熟悉陈楚生的人都知道,他很温和,话少沉默,按他自己的话说就是“血液里没有争强好胜的东西”,但也会因自省而低估自己。能够勇敢和高调地站在比赛舞台上,跟女朋友的影响不无关系。但快男并非他拿到的第一个冠军,实际上2003年,女友就给陈楚生报名了“2003全国PUB歌手大胜战”。“以我个性来讲,会觉得自己不够好,实力不够,不太会主动参加比赛,就是她一直鼓励我,我考虑了一会才去的。参加完比赛,竟然是冠军,我很意外,对自己是一次很大的肯定。”

  “我其实一直都不愿隐瞒有女朋友这件事。”陈楚生说。快男比赛全程,女朋友都是陪着的,其实参加快男的那个2007年,他们原计划下半年结婚。但成了冠军,陈楚生却得开始隐瞒感情状况。当时他参加湖南台《背后的故事》录制,坦承与女友的情感,录完节目公司认为不合适,要求把这段删掉不播。事后,公司领导再三强调不许提及感情。后来一档节目,公司要求他说“那都是过去的事了”。尽管心里并不舒服,但还是接受了“没必要非跟公司叫板”,以后关于女友的访谈如同惯例般到此为止,因为再被媒体问起,工作人员自然会出来挡驾。

  今年6月,在成都做活动,媒体忽然再度问起女友的事情,工作人员当时正在处理别的问题,并不会撒谎的陈楚生告诉了记者,“有一位相恋多年的女友并准备结婚。”不过,经历娱乐圈的种种风波,陈楚生虽然并不否认,但他并不想过多地谈恋情和女友,这一回面对我们,他决定敞开心扉畅聊一次,只此一次,“我虽然不想隐瞒,但也不想家里人成为新闻话题,我希望她有个正常的生活,不要被太多地报道,我去面对外面的风风雨雨就好了,回到家看到她开心就可以。”(以上为《南方娱乐周刊》供稿)

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网站立场,如有侵权,请您告知,我们将及时处理。

下一篇:没有了!